采访a16z马克安德森:加密技术有望改变世界的运作方式

.details .details-cont p, p {word-break: normal; text-align: unset} p img {text-align: center !important;}

原作者:彭博通讯社作者诺亚·史密斯

王二羽

马克·安德森是互联网的先驱。他帮助编写了第一个广泛使用的图形网页浏览器马赛克,因此他是互联网的发明者之一。他与其他公司共同创立了网景公司。他仍然活跃在科技行业的前沿。安德烈森霍洛维茨(a16z),他共同创立的风险投资公司,是当今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

采访的作者是安德森的老朋友,经常和他交流,深受他的启发。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向马克提出了十个关于技术和未来的问题,涉及自动化、美国机构、社交媒体、加密世界、风险投资行业的未来等等。这是他的答案。

问:你去年在广为流传的《建设的时候到了》一文中提到,艾滋病疫情暴露了美国机构的许多深层次问题。为了摆脱那些顽疾,我们需要做大量的建设工作。你认为公营和私营部门应该优先考虑什么?谁应该承担责任?

答:那篇文章发表后,我们的生活被三件大事占据了:流行病灾难;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公共部门都在经历系统性失败和长期崩溃;私营部门(特别是美国的技术行业)的成功帮助我们更好地应对这一流行病,这是在公共部门的压力下取得的。

说到建筑,我们可以考虑美国梦的三个组成部分和中产阶级成功的三个标志:住房、教育和医疗。现在,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三样东西似乎越来越遥不可及。这不仅影响了人民的生活和经济运行,而且严重污染了我们的政治环境。

技术发展降低了大多数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但未能抑制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成本的上升。未来十年,要通过新技术、新企业、新产业,打破甚至扭转这一趋势,让老百姓更轻松地享受住房、教育和医疗服务。我的风险投资公司支持所有这些领域的初创企业。

采访a16z马克安德森:加密技术有望改变世界的运作方式

问:从短期来看,你对科技的未来还乐观吗?最令人兴奋的技术发展是什么?

答:我对科技的未来非常乐观,特别是在软件创新领域。十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软件吞噬世界”。今天,软件仍在吞噬世界,而且在未来几十年里,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这是件好事。原因如下。

首先,有人批评这个软件,说它不是真实世界的实体,不是房子,不是学校,不是医院。这种批评忽视了一个关键点。软件是现实世界的杠杆。

没有代码,没有LYFT,没有新的真正的交通系统来协调乘客和司机。没有代码,没有airbnb,没有新的房地产系统来协调房东和房客。没有人编写代码,也没有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仪或手镯可以告诉我们是否生病。

软件是现代的炼金术,它能把字节转换成物理动作,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接近魔法的东西。我们应该更多地拥抱软件。软件接触到的所有现实世界都将变得更好、更便宜、更高效和更具适应性。它还将对住房、教育和医疗产生软件尚未触及的同样影响。

问:你最近至少投资了两家新的社交媒体公司clubhouse和substack。为什么是现在?过去社交媒体有什么问题?新的网络将如何改进?

答:关键不在于现有的社交媒体缺乏什么,而在于传播是至关重要的,是世界上几乎所有进步的支柱。因此,提高我们的沟通技巧,开拓新的沟通、协作和协调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俱乐部会所是一个新时代和全球性的雅典广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在一起,以小组和演讲的方式谈论所有的话题。在这个以文本为基础的技术世界里,人们珍惜在网上发言的机会。这与5000年前的篝火没有什么不同。

Substack创造了一种在互联网上消失了30年的知识支付商业模式。它不是一种新的传播方式,而是各种原创的网络传播方式的集合:长篇文章、IETF评论、新闻组发布、群发邮件、博客文章等,这种知识支付方式将带来巨大的变化,它将扭转传统传播方式让人愚笨的趋势,让人们重新变得聪明。

问:未来十年软件将如何席卷全球?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会取代所有的商业模式吗?填补软件空白的传统公司难以与进入传统市场的公司竞争吗?

答:我的“软件吞噬世界”理论在商业上分为三个阶段。

1.产品由非软件变更为(完整或主要)软件。CD变成MP3,然后变成流媒体。闹钟已经从床头柜上的物理工具变成了手机上的应用程序。汽车已经从弯曲金属和玻璃变成了包裹在弯曲金属和玻璃中的软件。

2.这些产品的生产商已经从制造业、媒体或金融服务公司转变为(完全或主要)软件公司,其核心竞争力已成为创建和运行软件。

3.重新定义软件产品后,行业竞争格局发生变化,最好的软件会赢,也就是说最好的软件公司会赢。它可以是一家成熟的企业,也可以是一家初创的公司。

成熟企业的优势在于拥有现成的客户群和品牌。软件初创企业的优势在于,他们不必适应充满约束的旧文化。谁赢谁输,取决于成熟企业是先学会创新,还是初创企业先找到客户。

文化转型太难,我越来越怀疑大多数传统企业能否适应新形势。很多时候,创办一家新公司比改造一家旧公司容易。我原以为这种情况会逐渐改善,世界会适应软件,但现在问题越来越多。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传统企业高管比例远低于初创企业,这就造成了巨大的软件知识和技能差距。

至于人工智能,作为一名工程师,我的观点并不那么浪漫。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是一项强大的技术,在过去的十年中,它见证了爆炸式的创新增长,现在它越来越多地应用于现实世界。但它仍然只是软件,数学,数字;机器没有自我意识,天网不存在,计算机仍然必须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AI/ml仍然是人类的工具,不能代替人类。

我怀疑“人工智能”这个词有它自己的问题。或许应该称之为“增强智力”。增强智能,使机器成为人类更好的思维伙伴。这一概念在技术和经济影响方面也更为明确。在一个智能增强越来越普及的世界里,不会出现人人失业的反乌托邦局面。相反,我们将迎来生产力增长、经济增长、就业增长和工资增长的繁荣。流行前的趋势也证明了这一点。几百年的机械化和电脑化并没有增加失业率,相反,美国低技能工人的失业率已经创下历史新低。我相信这一趋势在疫情过后还会继续。

问:我认为疫情过后,我们将迎来一个更加分散的生产体系。你同意吗?你认为远程办公会更普遍,不同企业之间的运作会更分散吗?

A:我同意。

首先,艾滋病是改革的最佳掩护。过去,首席执行官们希望推动各种改革(从基本人事调整和结构调整,到改变地域足迹、退出旧业务线等),以提高效率和效益,但这些改革很难推动,因为改革会扰乱正常业务。既然正常的生意已经打乱了,还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其次,远程办公带来了巨大的积极影响。几乎所有和我交谈过的首席执行官都对远程办公的效果感到惊奇。由于远程办公可以在疫情的艰难背景下发挥作用,其效果只会比疫情过后更好。企业还可以摆脱地域限制,从世界各地招聘最有潜力的员工。如今,各种规模的公司都在调整自己的地理足迹,重新思考在哪里设立分公司,在哪里招聘,如何安排办公空间,或者不。

加上这些因素,未来五年有望迎来生产率的大幅提高。这也是我们见证咆哮的1920年代的关键前提。我不确定,但很可能会实现。

第三,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也将发生巨大变化。人们会重新考虑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找什么样的雇主,住哪里,怎么住。最大的变化是工作地点和生活地点的脱钩。另外,我认为人们会选择更加多样化的生活方式,比如建立一个新型的互惠社区。

综上所述,美国和世界有望释放出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更多的人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更多的消费力将创造更多的需求,更多的新兴产业和企业将被创造出来,带来更多的就业增长和工资增长。。。我不想报道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但积极的一面似乎被低估了。

问:近年来,您对加密领域越来越感兴趣。在加密领域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没有被积极讨论过吗?

答:加密技术是盲人感知图像的典型问题。因为有太多的操作原理和太多的潜在影响,你可以用太多不同的方式来解释。你可以抓住一个部分,给出你想解释的观点。例如,许多人抓住货币部分,要么把它美化成将人类从民族国家中解放出来的新货币体系,要么把它看作是对经济稳定和政府征税能力的威胁。这些想法非常有趣,但我认为它们都忽略了一个更基本的事实,即加密技术有望从体系结构的角度改变技术,进而改变世界的运行方式。

架构级别的这种变化是分布式共识。有了这一点,网络中许多不信任的参与者就可以建立共识和信任。这是互联网上从未见过的。现在它终于可以使用了,但要完成所有我们能做的事情还需要30年。金钱是运用金钱的最简单方法,但我们不应局限于金钱。理论上,我们可以构建互联网的原始合同、贷款、保险、实物资产所有权、独特的数字商品(NFT)、在线企业结构(DAO)等。

我们还可以考虑加密技术在激励层面的影响。在过去,人类在线协作要么依赖于现实世界中的公司规范(一家有网站的公司),要么依赖于与金钱没有直接关系的开源项目,比如Linux。通过加密,您可以创建数千个新的激励系统来鼓励在线协作,参与者甚至不必拥有真正的公司就可以获得直接奖励。开源软件虽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随着资金的回笼,更多的人会更愿意做出更多的贡献,这将为各项事业打开大门,简化难度。然而,我们仍然需要30年来澄清所有影响,并在文明水平上推动人类工作和支付方式的转变。我不认为这是个梦。

最后,彼得泰尔(著名投资者)得出了一个全球性的结论。他认为人工智能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左翼思想,集中的机器做出自上而下的决策;加密技术是一种右翼思想,它是由许多分布式代理、人类和机器人自下而上提出的。这种观点是合理的。历史上,科技产业一直被左翼政治所主导,所有创意领域也不例外。正因为如此,如今的科技巨头与民主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密技术有望催生一整套新的技术门类,一种赤裸裸的右翼技术,更加强调分权,更加符合创业精神,更加强调自由自愿的交易。如果你像我一样相信世界需要更多的技术,你会同意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想法,一个技术世界的可能性会突飞猛进。

问:a16z在风险投资方面进行了一些创新性的探索。你认为风投公司会有什么变化,会变得更像私募股权公司,还是更像银行?还是会有新的商业模式?

答:事实上,风险投资有一个非常古老的一面。泰勒·考恩(Tyler Cowen)使用了“项目评估”这个术语,它是一个整理许多可能的人员和创造性配置的过程,以便选择有前途的项目,投入资金和精力,为世界创造新的或重要的东西。几百年来,同样的“项目评估”模式被应用于各种大型风险项目,包括捕鲸船、殖民地定居点、音乐/电影/电视项目,以及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交易。

当然,风险投资也有新的一面。我们资助世界上最前沿的想法和项目,并支持新的技术理念。我们资助的创始人经常打破规则,提出以前认为不可能的新模式。包括前面提到的许多前沿加密思想,其中许多都采用了与经典股份公司不同的组织形式。

风险投资公司本身也处在这个新旧漩涡中,当然可能会有重大变化。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最基本的工作是对所有潜在项目进行分类和筛选,并下大赌注。

现在我越来越关心风险投资公司能否打破“小男孩/大男孩”的技术融资和扩张模式“小男孩”指的是硅谷生态系统,它负责帮助新公司迈出第一步“大男孩”是股市,纽约和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负责帮助企业在上市前后进行扩张。现在,也许是时候让硅谷(作为一个地理位置、一个网络和一种精神状态)在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了。我们可以帮助我们的公司做大做强,永远不要把它们交给另一边的专业人士(字面上和比喻上)。毕竟,他们可能不像我们那样理解和重视这些公司。请等着瞧

问:上世纪90年代是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时期,你是当时的标杆。回顾那段时间,你觉得技师的梦想实现了吗?还是残酷的现实?我们如何纪念那个时代,应该坚持哪些理念?

A:是的!梦想成真,一切都成真。现在我们是吃天鹅肉的蟾蜍。我们该拿这该死的天鹅肉怎么办?

想想我们取得了什么成就。现在50亿人的口袋里有超级计算机,可以连接互联网。每个人都可以创建一个网站,发布他们想发布的任何东西,与任何人或任何人交流,访问几乎所有已经存在的信息。几乎100%的人生活、工作、学习和热爱网络。1990年代远景的每一个方面都已成为现实。

但是,但是。正如宝丽来的创始人埃德温·兰德(Edwin land)所说,“我并不是说你们都会幸福。你会不快乐,但你的不快乐会呈现出一种新的、令人兴奋的、重要的形式。”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快乐?可能是科技产业几乎突然从一个建筑工具(操作系统、数据库、路由器、文字处理器和浏览器)变成了地球上几乎所有重大社会和政治辩论和争端的中心。

例如,我们可能从海盗变成了海军。人们会期待一些年轻而不守规矩的小规模海盗,但没有人喜欢像海盗一样行事的海军。今天的科技产业就像这样的海军。

相反,只有海军没有海盗可能不是一件好事。这将催生一套全球正统观念和规范,压制新思想和新活动,导致创造力的消亡。正是这个游戏为新一代海盗创造了机会和需求。

马基雅维利在论述中强调,一个国家需要回到井中,回到其原有的思想,才能在暗淡的子孙后代中找到重生的源泉。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商业和工业。我们应该回到技术产业的创始思想:当然,还有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在20世纪90年代发表的《网络空间独立宣言》和蒂姆·梅(Tim May)的《cyphenomics》。但除此之外,还有50/60年代的道格·恩格尔巴特和特德·纳尔逊,20世纪20年代的大卫·萨诺夫和菲洛·法恩斯沃思,19世纪90年代的爱迪生和特斯拉,甚至15/16世纪的达芬奇。我认为我们应该回到这些时代所有未实现或未实现的想法,找到我们没有失去或意识到的立场。

问:对于一个聪明的23岁美国人,你有什么建议?

A:别跟着你的激情走。我是认真的。恐怕你的热情既愚蠢又无用。激情应该是你的爱好,是你在业余时间做的事情,而不是你的工作。相反,寻找机会在工作中做出贡献。找出经济中最热门和最具活力的领域,找出你能做出最好和最大贡献的方法。努力向你身边的人、客户和同事展示你的价值,努力成长。

有时候,我们觉得所有令人兴奋的事情都结束了,边界封闭了,我们处在科技史的尽头,除了维持现状,别无选择。只是缺乏想象力。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周围都是腐朽的传统企业,需要用新技术来代替。我们别废话了,用枪打吧。

文章原文地址:采访a16z马克安德森:加密技术有望改变世界的运作方式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14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