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支付毒资已成为贩毒新趋势

随着互联网技术和物流业的不断发展,毒品犯罪的形式也在不断变化。暗网和虚拟货币的出现,为毒品犯罪提供了新的交易手段。根据《2021年世界毒品报告》,几大暗网市场的年毒品交易额至少为3.15亿美元,暗网上的毒品交易额正在逐年增加。

说到“暗网”、“毒品”和“虚拟货币”,人们会想到“丝绸之路”,“丝绸之路”是一个以古代商路之名连接中西的暗网。它由罗斯·威廉·乌尔布里希特于2011年初创建。2013年10月2日,联邦调查局以打击犯罪活动为由禁止丝绸之路。

熟悉虚拟货币的人应该对这个平台有所了解,该平台的用户只能通过Tor(洋葱浏览器)访问,平台内的交易只能用比特币结算。

这种使用虚拟货币进行匿名浏览和匿名支付的方式,使得在黑暗的互联网上进行的交易非常秘密。正是这种隐秘,让不法分子放心,敢于在“丝绸之路”上进行各种非法交易,包括贩卖毒品、买卖枪支武器、儿童色情等,在这些非法交易中,毒药约占70%;

虚拟货币是一种不由法定货币机构发行、由中央银行控制的货币。它是基于世界上计算机运算的一套方程开源代码,通过计算机显卡、CPU产生大量运算,并采用密码学设计,保证货币流通各方面的安全。

分发机制和密码学设计使其具有全局性、方便性、安全性和匿名性。也就是说,只要有网络设备,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虚拟货币都可以交易;只要双方都有私钥,就可以使用相应的地址进行转账交易,而且不能直接与对方关联。

毒贩利用虚拟货币的这些特点,避免了毒资被跟踪的问题。

真实案件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一些真实的案例

案例一:2019年,崔某通过国外聊天软件与麻叶卖家“皮XX”取得联系。由于该软件可以实时删除聊天记录,为了躲避攻击,崔某通过该软件与皮某聊到了走私大麻叶的数量和金额,支付人民币在虚拟交易平台上购买了相应金额的比特币,然后将比特币放入指定地址“Pi”完成支付。

后来,“皮”将相应的麻叶藏在饼干、巧克力等零食中,以隐藏商品名称。根据被告人崔某提供的收货地址和电话,他们是通过物流从国外偷运到中国的。

最终,从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崔某共完成三次走私大麻叶,共计1000余克用于自吸和贩卖。崔某犯走私、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4万元。

案件二: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金某于2019年10月通过黑网从加拿大购买大麻10克,供自己食用。海外卖家通过比特币支付大麻款后,通过国际邮件将大麻从加拿大寄来。

法院判决金某犯走私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以下为被告人金某本人供述:

“我在黑暗的网上买的。收信人的名字是卖家随便写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是我的。里面有从加拿大买来的大麻。黑网的名字叫丝绸之路。我直接通过电脑上的洋葱浏览器登录。洋葱浏览器是匿名的,没有痕迹。每个登录的URL可能不同。我买了10克大麻。对于海外购买大麻,比特币被用来支付0.0多比特币,相当于1000多元人民币。

用来买大麻的比特币是两三年前用贝宝买的。现在没有平衡了。比特币在黑暗互联网上的交易是对等匿名的,找不到任何交易记录。”

案件三:2020年5月,被告人谢某、叶某预谋在云南省租赁土地上种植大麻。同年9月至10月,两人收获大麻后,谢某通过telegram软件(中文名为“Telegrame”,跨平台即时通讯软件)联系毒品订单,以比特币的形式收缴毒资,而叶某则用假名通过快递将大麻邮寄给浙江等地的购药者。

他们贩卖大麻约10次,非法获利4万余元。之后,警方将两人抓获,并从叶某处缴获大麻3332.96克。谢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3万元;叶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1万元。

虚拟货币支付毒资已成为贩毒新趋势

通过以上3种情况,我们可以看到罪犯通过互联网+虚拟货币+快递配送毒品。它在信息发布、获取、联系、支付和邮寄等方面都非常保密。

整个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四个特点:

1.使用tor浏览器访问dark web。浏览器允许用户匿名,经过层层加密后,服务器的地址可以不断变化,无法追踪。

2.交易过程中使用匿名联系人。使用具有反检测加密功能的聊天软件,如电报,无法发现,可以随时销毁证据。

3.使用虚拟货币进行支付。利用虚拟货币的特点,规避监管,形成强大的交易支付保护屏障。

4.伪装药品包装。大部分药品都是快递,大部分都是化名寄出,以逃避物流检测。

由此可以看出,该案形成了控制、贩卖、运输的全产业链,实现了“人货分离、钱货分离”的非接触式交易,加大了侦查取证的难度。另一方面,为了逃避监管,犯罪分子一直试图寻找更隐蔽的交易媒体和洗钱手段。

虚拟货币的追踪

智凡科技认为,执法者与犯罪分子的对抗本身就是一个攻防过程,尤其是在新兴技术领域。谁有了新技术和新方法,谁就有了新武器。新技术、新方法的运用和突破在攻防对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为有效解决虚拟货币匿名导致无法追踪资产流向的问题,知凡科技安全团队自主研发了服务公安机关的虚拟货币侦查服务平台——“逐迹虚拟货币追踪验证平台”。依托智帆的区块链大数据分析能力,通过对虚拟货币地址账户的分析,帮助公安机关打击诈骗、洗钱、传销、网络秘密交易等涉及虚拟货币的犯罪。

我们都知道,比特币的所有交易过程都是完全透明的,并公开记录在区块链中,因此比特币的转移交易(将比特币从一个地址转移到另一个地址)是可以追溯的,但由于地址所有者没有披露其真实姓名或其他与现实世界有关的信息,因此无法追查地址所有者是谁。

然而,犯罪分子往往需要通过实现虚拟货币的非法收益来牟利,一旦账户用户与现实世界相关联,他就会跳出“匿名世界”回到现实世界,从而被跟踪。

后来,有人设计了匿名币以确保匿名性,什么是匿名币?匿名令牌是一种特殊的区块链令牌,在交易过程中隐藏交易金额、发送方和接收方。与之相对应的是以比特币和以太网为首的“显式货币”。门罗币区块链的原理和结构,根本就无法准确获得交易金额、交易双方的地址,常见的匿名币有达世币(DASH)、门罗币(XMR)和大零币(ZEC)。

近期,知帆安全团队发现在暗网交易相关的违法犯罪中,犯罪分子开始利用门罗币这类匿名币交易,这让追踪难度变得更大,可以预见的是,匿名币的追踪将成为虚拟货币追踪技术面临的新挑战

文章原文地址:虚拟货币支付毒资已成为贩毒新趋势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21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