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首次打击虚拟货币,央行副行长在最新讲话中透露了什么?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逸飞表示,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是投机工具,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

作者:吴科林

在2021年7月8日(星期四)上午10时举行的国务院例行政策通报会上,法新社记者问:我想问一下央行维护金融安全稳定的情况。近日,央行就虚拟货币投机问题约谈了银行和支付机构,相关部门也清理了一家公司。央行在这方面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在国家一级,是否会对这些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提供服务的公司采取下一步行动?非常感谢。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逸飞说:“谢谢你的提问。”。碰巧我也在央行负责这项工作。

首先,数字货币的发行主体可以分为私人数字货币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私人数字货币的典型例子是比特币和其他货币,以及各种所谓的“稳定货币”。这些货币本身已成为投机工具。当这种情况在市场上发生时,也存在着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同时,它也成为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一些商业机构所谓的“稳定货币”,特别是全球的“稳定货币”,可能会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结算体系等带来风险和挑战,对此我们还是很担心的,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

对于私人数字货币,我想你也知道一些。我们仍在观察和研究这些私人数字货币是否以货币和信贷的形式存在。同时,要大力推进央行数字货币。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也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批发型中央银行货币,主要面向商业银行等机构发行,主要用于大额结算;另一种是零售中央银行货币,主要面向公众发行,可用于日常交易。我不知道你是否用过这种数字货币。目前,对批发央行数字货币的影响已形成共识。多数研究认为,中央银行批发数字货币不会影响现有的金融体系。对零售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理解存在很大差异。零售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是否会导致金融脱媒、货币政策弱化、银行挤兑和退出加剧等争论较为集中。我们也高度关注这些问题。目前,我们正在试点过程中。我们一直关注这些数字人民币对货币体系、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影响。我们也努力通过业务、技术和政策设计,尽量减少数字人民币系统对这些宏观方面的影响。我们仍有信心继续扩大试点范围。我们主要采用白名单邀请的方式。据我所知,有1000万白名单用户。我希望你有机会可以试试。北京冬奥会现场是下一步试点的重点区域。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享受一些便利。如果您在使用中有任何问题,也可以向我们反映,我们会及时进行调整。如果影响比较大,会进行一些调整。非常感谢。

这一次,现任央行行长首次主动解释了近期的强力调控政策,透露出以下重要含义:

首先,不再使用虚拟货币的负面词汇,而是将其定义为私人数字货币(私人数字货币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币和其他货币,包括各种所谓的“稳定货币”),这更符合国际惯例。但对于它是一种资产还是一种货币,也有一个模糊的定义。例如,周小川最近称之为加密资产。对此,
强调,“我们仍在观察和研究这些私人数字货币是否以货币和信用的形式存在”,表现出相对开放的态度。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现调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果我们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也在研究,也就是说,这种投资模式应该有什么样的监管环境。”。此外,
发布的信息较多,监管力度相对较强。

二是将数字货币发行主体分为私人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并更加注重央行数字货币的后续推广。在反对党的情况下,消极和罢工意味着更多。

三是回应称,这些货币本身已成为投机工具,市场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同时,它也成为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一些商业机构所谓的“稳定货币”,特别是全球的“稳定货币”,可能会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结算体系等带来风险和挑战,对此我们还是很担心的,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
私人数字货币被定义为“投机工具”。虽然这是一个中性词,但在当前的政策背景下,它肯定是负面的。这也类似于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表述。周小川说,“在加密货币的创新方面,中国的态度是在很多分析和讨论中,把重点放在你如何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上。如果你能为实体经济提供重要的服务,你可能会更加关注它。

第四,这一反应侧重于稳定货币。此前,财政委员会会议上只提到比特币。事实上,与特殊货币相比,以美元为基础的稳定货币在投机、支付、洗钱、赌博等非法活动中有更多的应用。但另一方面,除了禁止机构参与、打击舆论、打击利用电子欺诈和洗钱外,传统做法似乎已经被用光。是否会有更严格的措施,比如新的法规甚至立法,来稳定美元兑美元等货币,还有待观察。

文章原文地址:针对首次打击虚拟货币,央行副行长在最新讲话中透露了什么?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25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