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行业媒体,共犯的风险有多大?

2021年,中国再次对虚拟货币施压。三家协会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投机风险的公告》后,国务院金融发展委员会对“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提出了明确要求,不少地方也出台了多种措施对“挖矿”行为进行处罚。

2017年下半年以来,上千家区块链媒体齐聚一堂,媒体质量参差不齐,导致区块链媒体提供信息迅速、广泛,审查不严,歪曲事实,甚至出现虚假内容”事实上,广告商并不重视媒体的权威性,他们也不关注点击量。他们的针对性很强,但只希望得到媒体的认可。”因此,一些人谴责区块链媒体是“犯罪的共犯”。因此,赛捷团队今天的文章旨在分析区块链媒体协助项目方宣传数字货币项目是否存在犯罪风险。通过前期的搜索和分析,赛捷团队发现,区块链数字货币项目涉及的最常见犯罪类型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因此,本文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切入点进行分析。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主体范围是什么?

目前,根据一般理论和官方意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处罚对象是传销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不包括普通参与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有关规定,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可以认定为:

(1) 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

(2) 负责传销活动管理和协调的人员;

(3) 负责传销活动宣传培训的人员;

(4) 一年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到刑事处罚,或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到行政处罚,直接或者间接开展传销活动15人以上三级以上的;

(5) 在实施传销活动和建立、壮大传销组织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其他人员。

以单位名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的,对单位委派的仅从事劳动的人员不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基于刑法与《禁止传销条例》的协调,本着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提高打击传销的执法效果,有学者提出,有必要在立法上追究积极参与传销活动者的法律责任。

组织、领导传销罪是否处罚共犯?

从理论上看,对于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罪,存在着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罪共犯能否适用共同犯罪总则的规定的问题。目前已有文章对主从犯问题进行了探讨,但这一问题并不是本文的重点。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知网的相关文章。本文的重点是帮助犯罪人、帮助犯罪人和其他犯罪人的教唆犯问题。对于这一问题,有学者认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属于共同犯罪,应当适用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但现行通论认为,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不能适用于必要的共同犯罪,应当直接适用具体法律的规定。其主要依据是,法律对本罪的客体作了明确规定,只处罚组织者和组织者领导不应处罚其他参与者。法律有具体规定的,直接按规定处理。因此,在认定共犯时,不能适用总则的有关规定。

理论研究与司法实践相辅相成。理论服务于实践,实践进一步推动理论的发展。为了厘清问题,笔者首先对威客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犯罪案件进行了搜查,发现惩治共犯的案件不多,但也有一些案件,比如以共犯的身份处罚网站维护人员,因此,在组织领导下为传销活动犯罪提供帮助的行为存在被认定为共犯的风险。对此,一些读者肯定会提出反对意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不处罚积极参与者,且举重较轻,对协助者不予处罚。对于是否惩罚积极参与者,各方有不同的声音。有从业者建议,对积极参与者,应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不同类型进行处罚。传销活动的参与者比较复杂。有的知道自己是传销组织,加入传销组织是为了获得高额回报;有些人被强迫或欺骗加入他们;为了挽回人身损失,超越法律界限,将犯罪之手伸向周围群众,因此,为了提高打击传销活动的执法效果,基于对犯罪、责任和处罚的考虑,对一些积极参与者进行处罚。

区块链媒体能作为帮手受到惩罚吗?

客观上要有帮助行为,主观上要有帮助意图。对于区块链媒体而言,存在被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共犯的风险。从客观上看,区块链媒体宣传部分数字钱币的行为扩大了公众的认识范围,人们出于对宣传媒体的信任,也会对区块链媒体报道的内容产生信任,对相应的传销活动起到了客观的推动作用;主观上,区块链媒体在宣传相应的项目时,对项目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即使他们没有深刻的认识,根据现有的生活经验,数字货币等项目已经成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聚集地,很可能被认定为项目方放纵传销活动的间接意图,有的甚至是直接故意(共犯是否具有间接故意在理论上存在争议,这里不再赘述)。因此,从主客观角度来看,区块链媒体有被认定为处罚帮手的风险。因此,赛捷团队建议区块链媒体在宣传区块链项目时,不要盲目抢占网站。他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犯罪风险,采取防范措施。

文章原文地址:区块链行业媒体,共犯的风险有多大?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269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