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list灰色产业链调查:做号、养号然后转卖

作为加密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代币公募平台,coinlist今年在各大社区掀起了一股“创新”浪潮,成为国内加密行业的一件大事。几乎每推出一个新的公募基金项目,都会引起投资者的蜂拥而至。

这种现象的背后,是coinlist公募基金项目的疯狂财富效应。以flow为例,该项目的代币去年9月在coinlist公开募集,价格仅为0.1美元,最多可购买1万枚。今年1月交易所推出后,价格达到6美元,4月初达到40美元以上。最高回报率超过400倍。目前,回报率仍在100倍以上。

目前,coinlist可以算是普通投资者获得优质项目早期投资机会为数不多的可靠渠道之一。在牛市的催化下,这些早期的投资机会确实给投资者带来了可观的回报。随后,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参与到coinlist项目的“创新”中。

不过,中国占领中国的“新玩家”购买海外CoinList账户,由于不支持大陆居民注册的平台政策(可以选择中国国籍,但需要官方的海外居留证明)和有限或随机的抢购机制,应该被输送到CoinList。同时,从KYC数据供应、账户制作和维护,都有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在成品编号销售中,一个KYC认证通常传递KYC认证人、中间渠道方、账号、最终销售商等多个角色,并对每个环节进行划分。KYC有不同的访问来源,其中一部分是海外网络平台的“羊毛党”和接收地的海外公民,另一部分分批获得的信息有更多的秘密来源,在身份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发生隐私泄露和交易。项目火爆时,与会人士表示,无效号售房、多账户转手、倒卖的现象并不少见。

账户交付不是终点。coinlist平台对账户注册和多账户使用都有自己的风险控制措施,使得账户的后期维护成为关键。帐户买家通常需要为此支付固定的每月服务器租赁费。一旦账户失效,部分账户及其资产将永远流失,部分卖家将提供KYC所谓的售后服务,帮助收回账户。这一承诺也成为这类企业的卖点。但由于涉及链条较长,实际效果无法提前验证。

账户需求方和供应商与coinlist的官方风险治理形成博弈。”当面对一批被封账户时,“新人”只能猜测自己风险控制的原因,然后升级维护策略。

在专业“创新者”看来,持有几十个或几百个账户是参与公募币榜项目、中奖的门槛。

更广泛的问题是,coinlist提出的一人多账户抢购现象,引发了海外用户对平台公平性的质疑。Coinlist官员已经发表声明警告,与会者还表示,集中账户封锁时有发生,但仍有大量受控数字。

做号:KYC数据主要通过灰色通道流入

“说实话,十有八九是被骗的。”。买家林飞认为,任何一个可靠的卖家都是在“用钱试一试”。

林飞认为自己是coinlist的专业公募参与者。今年3月,他通过国外卖家电报首次大规模购买了300多个coinlist账户。账户的实际认证人都是海外公民。

当对方账号和下一批订单没有分批发货时,通常需要20小时才能登录上一批账户或下一批账户,每批新订单必须分批发货。林飞不知道账目的来源和制作过程。他猜测,“如果他们有一个大的组织,他们会购买自己的商品,或者他们会寻找土地来推动。”

coinlist的新账户业务通常分为代理登记和成品号交易。代理注册是指coinlist支持大陆公民以境外IP地址和居留证件注册其账户,买方可通过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完成代理注册手续,卖方可提供境外IP和居留证件等资料;大部分成品编号由美国、菲律宾和其他海外国家的公民注册和认证。在专业“创新者”中,成品编号交易占多数。

根据“制号”方式的不同,成品号的生产可分为一对一登记、批量获取KYC信息登记等,一对一登记更能得到需方和商家的认可,即有联系KYC货主的方式,而批量注册却找不到任何KYC的拥有者,这使得后续的维护更加麻烦。

Coinlist灰色产业链调查:做号、养号然后转卖

卖家团队中一位负责“生产号”的成员告诉链捕员,团队通过类似的“网上推送”方式批量生产账号,通常涉及卖家、广告联盟等多个环节的中间渠道,“推送员”和账号的实际认证人。账号卖家将账号需求发布到中间渠道,渠道联系“推手”,推手最终在运营社区中寻找群组成员完成注册。

中间渠道多为平台或社会组织,称为“广告联盟”。该成员说,广告联盟是一个综合性的标题。只要价格合适,任何需求都可以在其平台上发布。这些组织在接到需求后,会将具体信息进一步发布到任务“羊毛收藏”网站,或联系“推手”进一步寻找合适的实际证明人。

“推”是产业链的最底层环节。他们在Telegraph和WhatsApp等海外社交软件上运营自己的群组,一个社区的规模可以达到数千人。该成员表示,“推手”将在社交媒体和其他网络平台发布兼职广告,吸引海外“羊毛党”加入。

“如果一条KYC信息正常发送给羊毛党,可能价值几十元,但给用户的价格将是几百元”,据该成员介绍,团队出售的coinlist账户的价格可以在100元到300元之间波动,中间人和“推手”将各拿30%左右的佣金。

来自企业“老鹰社区”的熊英说,目前流通的还有一些伪造账号,即通过PS软件修改身份信息,然后利用AI生成的图像完成人脸识别。这种帐户没有实际对应的帐户。一旦失败,就很难恢复。

真实的KYC数据也可能通过灰色通道流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咨询了一位账户卖家。卖家介绍,他的账户KYC来自云南地头。这些地头帮当地社保局为居民办卡,同时暗中做KYC业务,但这些居民平时并不知道。该小组根据云南当地居民的身份信息加上海外IP、居住证等材料制作账户。

Coinlist灰色产业链调查:做号、养号然后转卖

(在卖家发来的视频中,桌上摆满了身份证)

此外,卖家还表示,这些账号的“好处”之一是,更有价值的账号被取缔后,可以与相关人员“管理关系”,当地推盘团队可以找真人帮忙提交身份证明,取回账号。

养号:买卖双方与官方“风控”博弈

账户交易结束后,“保兑同日”是业内通行的规则。

林飞介绍,卖家通常会把账号的登录邮箱和密码送过来。收到账号后,要尽快将上述信息和备用邮箱改为自己的邮箱和密码,否则账号丢失的概率会降低,因为原账号所有人会取回账号,否则卖家可能会在此期间无意中再次转售。一旦成功修改登录信息,帐户将成功归属于买家。

但这只是个开始。今年3月,球员孟璐与同事购买了50个coinlist账户,用于业余购物,但所有批号都被封存。他猜测原因是帐户IP与身份验证地址不匹配。

今年5月,他又买了100个账户。这一次,他租用了海外服务器,使每个账户都与相应地区的IP相匹配。不过,由于账号众多,操作繁琐,他写了一个脚本,用电脑程序自动完成了打开服务器、登录账号、抢购等步骤。

所有100个数字仍然无效。

之后,梦露又购买了100个号码,采用了“半手动半自动”的方式。这两台电脑分别挂了50个号码,这50个号码挂在25台服务器上。在一台服务器上注册了两个号码。脚本操作仅用于打开服务器,其他操作都是手动执行的。孟路说他“逐渐积累了经验”。到目前为止,第三批账户还没有得到“风险控制”。

风险控制是买卖双方经常提到的一个词。账户遭遇“风控”后,仍可登录,但无权抢购项目代币。熊英介绍,引发coinlist正式实施风险控制的共同因素包括:注册信息和IP不符、IP频繁变更、串行邮箱、抢购机器人或脚本、插队等。

通常情况下,coinlist官员不会具体告知禁令的具体原因。一批账户被封后,买家通常会通过社区沟通,自己总结潜在因素。

事实上,coinlist在用户协议条款中明确规定,开立多个账户、将账户访问权转让给第三方、购买账户、使用机器人或脚本抢购等都属于“滥用”。在这种情况下,coinlist有权取消账户中的未结订单,并停用或取消相应的账户。用户可以在帐户到期后90天内转移钱包中的资产,但恢复项目令牌和帐户快照权限。

Coinlist灰色产业链调查:做号、养号然后转卖

Coinlist表示,限制访问、暂停或关闭账户的决定是基于对Coinlist风险管理和安全协议至关重要的保密标准,Coinlist不会向用户披露其风险管理和安全程序的细节。

“创新者”、账户卖家和货币列表官员形成了一个不透明的游戏。Coinlist今年3月和4月在twitter上发布的官方声明,警告账户交易和机器人抢购,此后很少有人听到。林飞和熊英都表示,今年5月有大规模的“风控”。

“3月初很宽松,4月份有点严,5月份几乎很严,就是老百姓‘大’(注:他们持有一定数量的账户)。林飞说:“如果你没有服务器,又无法管理,你就不能玩这个。”。

玩家和卖家的结论是,帐户必须与身份验证位置的IP相对应,以确保IP地址是固定的,而不是“风险控制”。增加的参与成本是每月固定的海外服务器租赁费。另外,一些玩家考虑了抢购的效率,增加了硬件设备的投入,提高了电脑配置。

因此,大规模参与coinlist公募的成本通常包括账户购买、硬件投资、服务器租赁和项目代币投资。梦露租一台服务器每月要248元,养一台有两个号码的服务器要1万多元。

此外,由于时差的原因,国内参与公募项目的大多需要一早开工。如果账户数量大,所有的操作都可以在早上5点或6点完成,这也消耗了一定的时间和精力。

中签号被高价转售,市场热度大幅下降

coinlist项目代币公开发行后,账面回报率往往达到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这是近年来吸引投资者的财富神话。

然而,根据coinlist的公募机制,投资者成功购买的项目代币通常需要锁定6-12个月,线性释放期较长,即如此高的账面回报率难以迅速实现。

考虑到二级市场走势的不确定性,不少成功抢购的投资者更愿意折价转售coinlist账户。卖方以市场折价获得期货,卖方通过折价获得确定性高收益。因此,围绕这些成功的coinlist赢取账户的场外交易市场今年也相当火爆。

孟鲁队抓到的中奖账号通常会被转卖10倍。今年6月,coinlist中分散存储协议swarm项目token BZZ的公开发行火爆。孟鲁队的100个号码中有10多个中奖,最后卖出了10个号码。每个账户的成本为500美元,中奖号码的售价为7900美元,是价格的近16倍。

孟路对持有被盗的代币相对漠不关心。他认为应该尽量不给自己留下任何不稳定因素,“尽快卖出”,我能看看明年,或者今年下半年的市场情况吗?没人知道。”他说。

近期,随着市场的下跌,大部分公募基金项目的代币价格下跌了一半以上,其中cspr下跌了95%以上。这也使得市场对硬币榜中奖号码的需求明显下降,而折价率也进一步扩大。当然,这也意味着,此前以高价购买转出的coinlist账户的大部分买家都遭受了巨额浮亏。

据记者了解,目前转售的coinlist已经以成本价的10-50倍出售,降到了成本价的1-2倍。

与此同时,部分公募项目的代币市场价格已经回落至公募价格,甚至低于公募价格。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今年4月底公开募股的共价代币CQT现价已跌至0.34美元,略低于最高公开发行价0.35美元;Rally是一个社交代币平台,4月初以0.6美元的价格公开募集。目前,其代币rly已跌至0.37美元,亏损近一半。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专业“创新者”对项目热度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不是coinlist一上市就抢购。

林飞表示,他不会在最后两个阶段参与coinlist的公开募股你也知道没有一个号码能抢一个。如果你抢了10个号码中的一个,甚至20个号码中的一个,你20个号码的花费就是几千。然后你赢得合同,投资500美元。如果场外溢价是两倍,资本金是1000美元,你就会赔钱。”

在项目发售前,林飞通过与大投资者交换项目代币的预定价格来决定是否参与抢购。核心指标是目前的市场状况和项目的受欢迎程度一些货币可以被抢走,而其他货币不能。这两个问题成本效益不高。”林飞说。

多位卖家告诉记者,如今,coinlist平台上有相当一部分账户由内地投资运营,其中一部分是注册了海外知识产权和居留证的个人账户,其余都是批量购买账户、大规模抢购的“创新者”。

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赚取了巨额利润,但也引起了coinlist海外用户的质疑。不少海外用户在coinlist官方微博上抱怨,认为“多账户”抢购现象不利于平台的公平性。到目前为止,coinlist官员还没有就这一情况发表任何有针对性的声明。

在财富的漩涡下,长期以来,灰烬的产生一直伴随着加密行业的发展,这也破坏了行业的公平和正常秩序。如何尽可能减少灰渣产生的影响,将是整个行业长期面临的命题和挑战。

文章原文地址:Coinlist灰色产业链调查:做号、养号然后转卖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31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