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基金独家邂逅12倍牛股 大涨前却清仓了 再持半年就可顶过去10年

迷你基金独家邂逅12倍牛股 大涨前却清仓了 再持半年就可顶过去10年

  一家迷你公募基金,只须等待6个月,就能实现发财的机会。

  九安医疗年报和一季报显示,独门重仓九安医疗的北信瑞丰基金旗下专户在去年四季度已清仓该股,北信瑞丰基金在九安医疗上初始投资成本1.36亿元,若持股至今,这笔投资获利将超过14亿,或为北信瑞丰基金提供数亿的净收益,也大概率将超过这家迷你公募基金成立十年来的利润总和。

  目前许多迷你公募尚在盈亏平衡线上,因此上述“成果”几乎能一次性解决迷你基金公司缺钱的问题。

  不过,深圳一位管理过专户产品的基金经理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如果上述持有九安医疗的基金专户是定增型专户,则大概率只能拿微弱的“通道费”收入,不参与业绩分成,这也使得基金缺乏追求相关股票投资机会的动力。

  迷你基金与牛股的“独家约会”

  一位明星基金经理说,投资最大的问题是,牛股可能已经在你手里,但你完全不知道后面的情况。

  牛股多为基金经理眼中的大众情人,会出现在超大型公募基金经理的核心股票池中,基金经理所在基金公司的资金量决定了市场话语权。但这一次牛股首先独家邂逅了一家迷你基金公司。

  九安医疗2022年一季度报告与2021年年报显示,今年一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高达217.37亿元,净利润为143.12亿元。这这意味着九安医疗3个月内的净利润规模,已超过该公司过去10年间净利润总和的10倍。数据显示,九安医疗2012年至2021年净利润之和为9.4亿。

  备受公募基金冷落的九安医疗,其股价曾长期低迷,上一次的公开市场机构研究报告还停留在2015年,该公司也已连续多年未进入基金公司核心股票池。正因如此,九安医疗自去年四季度,其股价惊涛骇浪的走势让人印象深刻。数据显示,在过去6个月时间内(截至2022年4月30日),九安医疗的股价上涨了接近12倍。

  在九安医疗股价飞升之前的低迷前夜,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基金公司意识到这家被长期冷落后的上市公司会“物极必反”,除了一家行业知名度不大的迷你公募基金。

  据九安医疗披露的信息,北信瑞丰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专户,为九安医疗前十大股东中唯一的基金,也是持股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当时北信瑞丰旗下的基金专户持有九安医疗1970万股,截至2021年9月30日,该基金持股市值约1.32亿。

  北信瑞丰基金所持有的1970万股股票,在去年8月份、9月份“抗住”了九安医疗的阴跌,九安医疗在去年8月跌了4.5%,在9月份又跌了6.5%。但上市公司披露的2021年三季报显示,北信瑞丰截至2021年9月30日一直持有着股票未做操作;进入2021年10月份,又遇到了九安医疗的第三次“假摔”;在去年10月份,九安医疗当月股价又跌了接近10%。

  但从2021年11月份开始,九安医疗突然画风大变,股价从连续阴跌3个月进入飞升状态,在不足6个月时间内,九安医疗股价上涨接近12倍,每股股价高达80元。

  再等6个月获利可超14亿

  由于九安医疗是当时北信瑞丰旗下基金专户的独门重仓股,因此,北信瑞丰基金在年报和一季报披露前,被认为是唯一享受到发财机会的公募基金,这可能将一次性改变这家迷你公募的现金流。在公募基金行业的激烈竞争中,有没有钱是一个很重要的生存指标。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按照每股80元计算,北信瑞丰所持有的1970万股九安医疗市值,市值将对应高达15.7亿元。而根据九安医疗去年三月披露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信息,北信瑞丰基金参与增发得认购价格是每股6.9元,这意味着这家迷你公募基金在九安医疗上的初始投入成本约1.36亿元。

  也就意味着,按照当前股价计算,北信瑞丰基金公司在九安医疗上的盈利金额将超过14亿,若以基金专户最高20%的业绩报酬提取计算,将有接近3亿的净收益归北信瑞丰基金公司所有。

  3亿的净收益是什么概念?数据显示,北信瑞丰基金2021年年末的管理规模为78.1亿元,在149家公募基金管理人中排名第120位。这意味着北信瑞丰基金公司的主营业务大概率难以实现盈利,与北信瑞丰基金规模大致相当的方正富邦基金2021年净利润亏损2000万,规模是北信瑞丰基金三倍以上的大摩华鑫基金去年净利润也不足500万元;而另一家与北信瑞丰规模相当的基金公司亏损也亏损接近3000万元。

  因此,业内人士测算,上述3亿净收益若能进账,将超过北信瑞丰基金成立10年来的净利润总和。事实上,在国内公募基金行业,一年净利润超过两三亿的屈指可数。因此,这一收益对北信瑞丰而言,堪称一次难得的发财机会。

  不过,深圳一位管理过专户产品的基金经理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能不能获得业绩报酬可能还要看此类基金专户产品的类型和模式,个股策略的专户与定增策略的专户,赚钱分成模式都有所不同,也因此会影响专户投资的策略。

  “如果基金专户产品的股票定增对象、专户资金都是客户方找的,基金公司大多数情况下就只能赚个通道费和管理费,通道费的钱很少。”上述专户投资经理告诉券商中国记者,此类专注定增的基金专户一般不参与业绩报酬的提取。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是一只仅赚“通道费”的定增型专户,那么该基金或将缺乏动力去持有潜在的牛股。

  基金与12倍牛股擦肩而过

  九安医疗在日前披露的2021年报和2022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北信瑞丰基金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已从九安医疗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且去年四季度末的第十大流通股股东持有的股份数仅为110万股。这也暗示着,北信瑞丰基金所持有的1970万股股票,大概率已经清仓式卖出。

  考虑到北信瑞丰的1970万股股份,锁定期为6个月,且该部分持股上市日期为2021年3月19日,锁定期满日正好是在9月下旬,而北信瑞丰截至9月30日还未获得明显的正收益,也尚未操作股票,而10月份九安医疗股价大跌接近10%,已是自8月、9月后的第三次月度收跌,市场人士猜测,当时锁定期刚刚结束的北信瑞丰基金在10月份卖出的概率较高。

  此外,根据北信瑞丰基金公司披露的其他产品四季度的全部股票买卖名单显示,该公司一只核心基金产品在股票买卖名单中也未出现九安医疗,这也意味着九安医疗在当时北信瑞丰基金手中主要着眼于定增策略为主,而非个股价值策略,导致这家迷你基金公司或与巨额财富擦肩而过。

  又有基金“高位”独家重仓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信瑞丰基金早早淡出、错失大牛股后,已经上涨12倍的九安医疗进入了华夏基金一只产品的重仓股名单。

  九安医疗披露的2022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华夏核心制造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期间买入九安医疗388万股,即便这一持仓量远远逊色于北信瑞丰几个月前的1970万股持仓,但华夏核心制造基金依然成为九安医疗今年一季度前十大股东中的唯一公募基金。

  华夏核心制造基金的这一“追高”操作,也使得九安医疗成为该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的第二大重仓股,占该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6.72%。

  涨了12倍的九安医疗成为华夏核心制造基金的第二大重仓股,基金经理郑泽鸿在其今年一季度报告中的一段话或许可以解释其投资逻辑。

  郑泽鸿解释称,站在长周期维度,中国处于制造业升级的黄金时期,我国在制造业的很多细分领域都将走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龙头公司。新能源、半导体、军工、消费电子工程机械、精细化工等很多领域的龙头公司都具备走出国门、走向全球的机会,在长周期角度,制造业升级会诞生非常多的投资机会。从短周期维度,由于俄乌战争带来的负面影响,全球大宗商品可能短期内还将维持较高的价格,会给中游制造业的短期业绩带来一定压力,但优秀的制造业龙头公司反而会抓住机会扩大市场份额。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文章原文地址:迷你基金独家邂逅12倍牛股 大涨前却清仓了 再持半年就可顶过去10年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火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978.com/37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